冷cp探索者,生冷不忌的杂食,小透明。爱生活,爱年少。
馋且懒,好吃又嘴刁。

假如世界和平

树女指挥官,性格私设

突然想给自己发糖的产物,可以说是十分短小无聊了


那天,天气很好,阳光斜斜地漏进教室,希尔瓦里学者面对着照在他身上的夕阳不禁眯了眯眼睛。讲台下的学生有兴趣盎然认真听讲的,也有昏昏欲睡的,还有时不时看看沙漏盼着下课的。

特拉赫恩翻着讲义,不紧不慢地讲着欧尔失落的历史。他喜欢那片土地,它曾骄傲地辉煌过,也曾破败没落,他爱它璀璨的光辉,但身为一位唤灵者,他无法不被泽坦的魔法吸引。当希尔瓦里不再肩负着拯救泰瑞亚的野猎时,他懂得了更为纯粹的情感,喜欢与为之痴迷,并不是野猎带来的责任,而是从梦境深处的回响。

喜欢一个地方是这样,喜欢研究也是这样,喜欢上另一个独立的灵魂……还是这样。

又解答了几个问题,便到了下课的时间。学生们三三两两地跑出教室,他整理好教案便将他们夹在腋下向外走,初生者捋了捋自己头上的叶子,他眯起眼睛看着阳光里飞舞的尘埃,突然有些想念卡勒顿之森,想起来上次去看望母树和龙父还是好几个月前,至于跟兄弟姐妹们团聚就要更久了。

他思念的人现在天各一方,透过梦境他知道他们安好,但是心底却又真真切切生出想要看见某些人、想要拥抱被思念者的欲望。

特拉赫恩推了推架在脸上的水晶眼镜,他有些不敢相信,他一向没有这么好的运气,可站在那里的的的确确是个真实存在的生命,不是某个幻术师无聊的恶作剧。

他的小树苗站在廊柱的阴影里,浑身还是战斗的装备,黑色软甲上还有斑驳的痕迹,腰间别着双枪,腿上绑着短剑和匕,背后短弓配套的箭袋里寥寥几支箭,一看就是没来得及补充的样子,她抱着棍子侧脸看着夕阳,发尾上的花朵颜色像火一样。

她转头看见了学者,开心地扑过来,丢下了手里的武器。

“我喜欢这个时代,我喜欢现在,我能放心地丢开利刃去拥抱你。”小树苗使劲在学者肩上蹭了蹭,然后捡起武器看天看地,不敢看初生者的眼睛。

她还有一句话含在嘴里,像是有毒的糖霜,最后却还是生生咽了下去,“我喜欢你”。

她收起武器,接过了学者手里的讲义。

评论
热度 ( 12 )
TOP

© 久殷_想种特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