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cp探索者,生冷不忌的杂食,小透明。爱生活,爱年少。
馋且懒,好吃又嘴刁。

18年,18岁

没错就是高考全国卷I

也许我是这个tag底下最有毒的人了(捂脸)


18年后的你:

见信如晤。

很高兴你能看到这封信。当然,我不知道这封信会被什么样的生命打开,甚至不知道18年后还是不是存在,不过我希望它存在。这样,至少是一个泰瑞亚尚且安好的小小证明。

德曼修会的活动一向奇怪,这次却难得让我觉得有趣了。听说是一个人类提出的,18岁,这是人类成年的年龄,我是有些希望打开这封信的是一个18岁的生命。

我希望18年后的泰瑞亚安宁祥和,而这些正是当下它所缺失的。

泰蜜说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可能会变成大部头的历史书,我跟伙伴们在狮子拱门的酒馆里听见过被吟游诗人传唱的歌谣。可是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。

智慧生命努力杀死对方,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这件事本身就浸透着悲伤。

也许会有人说我该感谢战争甚至感谢灾难……哦,该死的,我为什么要感谢这些东西?不断地被夺走身边重要的人,让那么多可爱的生命彼此分离,这是罪恶。我不是为了战争出生的,如果是那样,我宁愿自己不曾存在。我为让战争早日结束而活着。

如果可能,我更希望泰瑞亚没有这一段记忆,所有的种族一直都和平快乐地生活。

我希望未来的你打开信的年代,是和平的。

现在……我想了想,没有什么好讲的。去掉战斗,去掉血色,去掉悲哀,几乎剩不下什么了。也许我可以讲讲我身边的友人跟伙伴,但是我们的相处间少有休闲,大部分时间都在计划着战斗或者执行那些计划……所以,这也没有什么好讲的了。

我希望历史不要记住战争,徒增悲痛。

我又希望泰瑞亚不要忘记苦难,因为和平来之不易,至少现在,我还看不见它的辉光。

我渴望回信,不知道18年后我在泰瑞亚还是迷雾之地,如果在泰瑞亚,希望你能给我一封回信。

衷心祝愿泰瑞亚安好。


“真是一封奇怪的信。”德曼修会的学者拿着刚刚被解封的信翻看。

他的导师站到了他的身后,那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夏尔战士,他经历过数不清的战役,几乎是一本活史书了。“幼崽,把信封给我。”他突然开口,把人类吓得打了个哆嗦。

“干什么啊大块头,”小学徒抱怨道,“这是谁写的信啊?”

夏尔把撕开的火漆印拼在一起,低低地笑了一声:“你多大了?”

小学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:“我记得我刚刚跟你分享过十八岁的生日蛋糕。”

“是,是,那简直太美味了!”夏尔大笑起来,“信来自一个让我们现在能坐在一起吃蛋糕而不是上战场的人。”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9 )
TOP

© 久殷_想种特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