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cp探索者,生冷不忌的杂食,小透明。爱生活,爱年少。
馋且懒,好吃又嘴刁。

[激战2/指挥官中心]交会

琴竹影:

·特别神经病不靠谱的……AU(????)……脑洞。


·内含个人史诗及资料片剧透,未做到资料片结局请慎入!!!!


·灵感来自圣林之地入口的新雕像,没有做完资料片就看不到。于是突然想到,如果一个小号和一个做完资料片的大号同时站在那里,他们能够彼此看到,却一个能看见雕像一个不能,相当于身处不同时间线的不同世界……游戏里的每个指挥官,自己都独占一条时间线。


·重复一遍,设定真的非常不靠谱……


·捅刀,捅刀,捅刀。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







交会




“为什么只有我能看见你?”


契约团指挥官、密语光明使者、夏摩尔的英雄,身经百战的女游侠将那棵新生不久的希尔瓦里从地上救起来后,对方好奇地问她,“为什么别人看不见你?你是鬼魂吗,可是为什么你又能帮我?”


 


 


 


“你在跟谁说话?”洛根问她。


“我能告诉洛根吗?”年轻的女游侠问身边的夏尔战士。


“在你的时间里洛根应该不知道这件事,不过告诉他也不要紧。还有你日后组织的导师,命运之刃的所有人,还有司令——啊,我不给你剧透了。”


“我好像能看见一些其他人都看不见的人。”于是游侠告诉洛根,“刚才我就在跟他说话,一个夏尔战士。”


“他就在这里吗?”洛根问,眉头微皱,目光扫视四周,却没有在那只夏尔的身上有任何停留。


“嗯。不止是他。”游侠说,看着眼前这条繁华——在她眼里比在旁人眼中更繁华——的街道。各个种族、各个职业的人穿梭其间,有个娇小可爱的希尔瓦里姑娘刚擦着她一溜烟地跑过去,两个阿苏拉聚在一起聊着天,一只夏尔守护和一个诺恩幻术师并肩而行,占了半边街道,还有个人类魂武者取下了蒙眼布,一直盯着他们看。看见游侠的目光,她笑盈盈地对他们挥了挥手:“不用介意我,我只是随便花痴一下萨克里队长。”


“很多人。”游侠说,“我不觉得他们有恶意,他们也不是鬼魂。我们可以对话,可以互相触碰,可以交易物品。这好像就是……”


她眨了眨眼睛,想着已经走开的夏尔战士,以及之前遇到的阿苏拉幻术、希尔瓦里守护、人类游侠和许许多多人的形容。


“好像我们是在不同时空中的人,各自占有一条不同的时间线,但能够彼此看到,也能短暂交会。有很多人的时间线发展比我更快,所以他们可以告诉我他们的经验,我也可以帮助那些时间线比我落后的人。”


 


“——但最终,谁都无法改变其他人的时间线发展。”


 


“如果你选择进密语教团的话,你的搭档会是一个叫做提尔伯特的夏尔工程师。”穿着密语光明使者套装的人类女守护怀念地笑着说,站在探员伊汉旁边,伊汉并不能看到她。“他特别可爱!”


旁边路过的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死灵停下了脚步:“守夜人的话,会是战斗大师弗加尔负责训练你。”她说,眉目间带着敬意,“他是个很厉害的导师。”


“修会的话你会认识塞仁。她也很可爱!”另一边正在桥上和一个空着的位置——她眼下还看不见的人——说话的男性希尔瓦里抬起头来说。


“不,提尔伯特天下第一可爱!”人类女守护反驳道。


年轻的游侠选择了加入密语教团的时候,他们还没有停止争执。


 


“快走!没时间跟你争了。相信我就好。”


“不!提尔伯特——我也可以断后,让我留下——”


年轻的游侠——年轻的光明使者转身去追提尔伯特,但没有来得及。利爪岛的大门在她面前轰然关闭,特拉赫恩抓住她的手臂:“快走!不要让提尔伯特的牺牲白费。”


她眼含泪水,四下环顾。利爪岛上没有其他人,只有一个阿苏拉幻术站在旁边,望着眼前的一片乱象。“没有办法了吗?”光明使者绝望地问她,“这一切能改变吗?”


她摇了摇头。


“我的提尔伯特很早之前,也死在了利爪岛。”


 


她的头衔从密语教团光明使者变成契约团指挥官。


“我有点担心司令。他能成功净化欧尔吗?”她担忧地问在欧尔偶遇的一个正在采矿的潜行者。


“能啊。”对方说。


……


“到庆祝仪式上你会看到来自神佑之城的魔术师,别忘了请他变魔术啊。”


“好啊!”


……


“埃林好麻烦啊,他怎么到处瞬移!”


“换你的长弓打他就好。”路过的另一个游侠教她。


……


“凯西?她为什么要偷走龙蛋??”


“因为……”


“不要剧透啊!你做下去就知道了。”


……


“洛根走了这条路,卓加走了另一条,做决定吧,指挥官。”


“我想知道特拉赫恩在哪儿。”指挥官说,她大声问出口,“我能救出司令吗?拜托提前告诉我……我能救出特拉赫恩吗?”


她能看见自己身边有其他人。有的在远处崖壁上,有些就在她身边。五六个人,他们都能听见她问话。


所有其它时空的指挥官一片静默。无人回答。


 


 


 


指挥官恰巧要回圣林之地办事,被她救起的希尔瓦里新生者刚刚收到凯西的来信,也要为了自己梦境中的白鹿回去找凯西,于是她们一道往回走。进入圣林之地时指挥官抬头仰望,雕像过于巨大,从这个角度其实并不能很好地看到全貌,但她仍旧忍不住凝视。她身边年轻的小树苗也抬起头来,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。“你在看什么?”她问。


在她的时间线,这座雕像尚未立起。


“没有什么。”指挥官说。


她为修复缚蝶之棘的事情在圣林之地留了一阵,顺带住了几晚,探望几位曾经在契约团并肩作战,现在回到圣林之地的战友。将要离开的时候她再次碰见那棵有过一面之缘的小树苗,对方神色郁郁。“我杀了一个敌人……他是噩梦之庭,可我总觉得,他本来可能成为我的朋友。”她说,“你说我们有来自不同的时间线的很多人都能彼此看到,也能交流。这些事情难道没有办法改变吗?”


“我恐怕很难。”指挥官轻声说。事实上是不可能,但她试着尽量不轻易放弃希望。


“对了,母树跟凯西说,可以让我见一见另一位初生者,他叫做特拉赫恩。”新生的希尔瓦里问她,“你的时间线比我晚了那么多年,你应该见过他吧?他是什么样的?”


指挥官一时竟然找不到言辞。她从未以希尔瓦里的身份与特拉赫恩相识相交。但她见过足够多的其他指挥官、交会过足够多的时间线,知道最后的结局不会有变化。


司令特拉赫恩。他会在利爪岛试图力挽狂澜、他会建立契约团、他会成为司令、他会净化欧尔、他会支持组建联军、他会领兵出征、他会断后被墨德摩藤俘虏。他会死于你亲手挥下的断剑。


她怎么能说出口呢?


他善良谦逊、冷静果决。他是博学的学者、他是勇敢的战士、他是沉稳的司令、他是可靠的战友、他是亲密的朋友。他对一位希尔瓦里也许意味着更多。


她该如何说出口呢?


指挥官突然懂了当她询问自己是否能救出特拉赫恩时,其他人不约而同的沉默。


“他是个很好的人。”她说,微笑起来,“很好的战士、很好的朋友。你会喜欢他的。”


“那他呢?”


“特拉赫恩对每个人都很好,尤其你还是希尔瓦里,他肯定也会喜欢你的。”


她情不自禁地迅速遥望一眼圣林之地入口的雕像。隔着这么远,仍旧能隐约看到雕像的上半部分。而眼前新生的希尔瓦里,没有任何头衔,不是什么英雄,欣然微笑、满怀期待,对未来一无所知。




END.

评论
热度 ( 14 )
  1. 久殷_想种特总琴竹影 转载了此文字
TOP

© 久殷_想种特总 | Powered by LOFTER